歡迎來到你我貸客服熱線400-680-8888

李旭利的“罪與非罪”被控“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罪”

2013-11-05 14:52:29
來源:網絡

本報記者付剛上海報道

6月12日,備受關注的李旭利“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罪”的案件終于在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下稱“一中院”)開始庭審。之前,案件審理時間更改3次,最初的審理法院也由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變更為一中院。

當日早上7點30分,記者來到位于一中院大門西側的旁聽人員換證處,已有兩位想旁聽的人先到。之后,旁聽換證隊伍不斷壯大,待可開始正常換證的8點45分時,已有近百人規模。

由于審理李旭利案的一中院第七法庭旁聽席僅24個座位,一中院最后決定臨時開放大法庭讓旁聽者通過視頻直播旁聽案件審理。除大量上海當地媒體記者外,還有不少法律界和投資界人士。

“北有王亞偉,南有李旭利。”李旭利曾是過去10年間公募基金經理中最耀眼的明星之一,如今他已褪去光環,等待法院的審判。

在庭審后,其律師朱有彬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按照正常程序,從立案到宣判45天內完成,而從立案到6月12日已有半個月,李旭利案一審宣判將在1個月之內。

案情前后

記者在現場注意到,9點05分,來自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的兩位檢察官作為公訴人進入法庭,他們帶來了兩個裝著案件卷宗的大黑箱子,從箱子中拿出厚厚40多本卷宗,堆滿了1個人的坐席。

稍后,被告人李旭利的兩位辯護律師也進入法庭,他們帶了兩袋文件資料,鋪放開也小有規模。在庭審后,記者了解到,兩位辯護律師分別是復旦大學法學院教授、兼職律師段厚省和來自金誠通達律師事務所上海分所的朱有彬律師。

公訴書內容顯示,李旭利因涉嫌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罪,于2011年8月13日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8月26日被刑事逮捕。

2009年4月7日,在交銀藍籌(519694,基金吧)基金、成長基金進行股票買賣信息尚未披露前,李旭利指令時任五礦證券深圳華富路證券營業部(后為金田路營業部)總經理李智君,在李旭利控制的“岳彭建”、“童國強”兩個證券賬戶內,先于或同期于交銀藍籌基金、成長基金買入相同的工商銀行、建設銀行股票,股票交易額累計達人民幣5226.38萬元。同年6月,李旭利直接將上述股票全部賣出。股票交易累計獲利額899.24萬元,并分得上述股票紅利172.33萬元。

公訴意見表明,李旭利系基金公司從業人員,其利用職務便利,獲得該基金公司尚未公開的信息后,違反規定,從事與該信息相關的證券交易活動,情節嚴重,其行為已觸犯刑法第180條第四款的規定,應以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公訴人對被告人李旭利的量刑建議是5年以下有期徒刑至拘役,并處以違法所得1倍以上5倍以下的罰金。

庭審結束后,朱有彬向記者表示,李旭利狀態現在很好。他還向記者特別提示,最近出臺的內幕交易罪的司法解釋對這個案件沒有什么影響,因為司法解釋的是刑法第180條第一款內幕交易罪,李旭利被指控的“利用非公開信息交易罪”,適用刑法第180條第四款,“這是兩個不同的罪名,有不同的罪狀、不同的情節。”

公訴人在庭審時也指出,2009年4月初,交銀藍籌基金、成長基金買入工商銀行、建設銀行等股票的信息屬于內幕信息以外的其他未公開信息,這一信息不同于內幕信息,內幕信息主要涉及的是上市公司的財務信息以及公司治理的內部信息,而未公開信息一般屬于單位內部的商業秘密。

公訴人還指出,雖然內幕信息與其他未公開信息有差異,但實質上有一個相同的特質,即這類信息一旦公開后會對證券、期貨的價格產生實質影響。

在辯論階段,辯護律師段厚省指出,本案追究的是在2009年4月7日購買工行、建行股票的行為,其他行為和本案無關,況且在2009年2月28日《刑法修正案七》出臺之前根本不存在“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罪”。

公訴人對此表示,2009年2月28日這個時間之前的取證和論述不是完全多余的,而非常有必要,因為之前的違規行為完全可以印證李旭利在2009年4月7日到5月25日期間違法行為的主觀故意,也可以印證他的違規行為是有一貫性的,對最終定性和量刑都有影響。

公安機關的偵查情況也證實,2005年8月1日至2009年2月27日期間,在與李旭利有關聯的賬戶交易記錄中,符合先于或同期于基金買入或賣出同一只股票特征的股票共有49只,成交數量1746余萬股,交易買入金額是2.3億元,獲利金額是3500余萬元。相關股票交易指令的IP地址主要為基金公司的IP地址。

律師做無罪辯護

與公訴人提供的2005年8月1日至2009年2月27日期間,李旭利違規行為的一系列充分而確鑿的證據相比,在該案定性的2009年4月7日到5月25日期間,公訴機關提交的李旭利定罪證據,在辯護律師看來“證據不足”。

公訴人提供的證據證實,在2009年4月7日和李旭利有關聯的“岳彭建”、“童國強”證券賬戶全倉買入工行和建行股票,只是這次李旭利并沒有像以前多次違規操作那樣直接,而是由李智君操刀買入工行和建行的股票。

不過,公訴人提交李旭利的口供和李智君的證詞表明,李智君買入工行、建行股票的操作是按照4月6日李旭利的指令做出的。

根據公訴人提供的李旭利口供資料顯示,在4月6日晚間,李智君打電話給李旭利妻子袁雪梅,問能否幫營業部打成交量,由于此前,李智君曾多次打電話給袁雪梅,李旭利覺得有點煩,就拿了袁雪梅的電話,告訴李智君買入工行、建行等大盤金融股來打成交量。

朱有彬指出,在公訴人提供的證據當中,李旭利的供述和李智君的證詞,以及袁雪梅的證詞中間沒有形成完整的證據鏈條,尤其是電話的時間,都記不太清楚了,這樣,公訴人提供的證據不僅不能證明李旭利有利用的主觀故意和客觀行為,且這些證據本身存在沖突。

由此,朱有彬為李旭利做了無罪辯護。庭審后,朱有彬也向記者表示,基于對法律的理解和對本案證據鏈條的理解,他認為證據不足,會堅持無罪辯護,不作妥協,且他對案件的最后宣判結果比較樂觀。

對于朱有彬的辯護意見,公訴人指出,李旭利一直表述和李智君通過一個電話,袁雪梅、李智君也證實這個電話,被告人李旭利也承認確實在電話中讓李智君購買工行和建行的股票,雖然現在不能證實電話內容中李旭利到底讓李智君購買多少股票。

利用未公開信息牟利?

另一位辯護律師段厚省也同樣為李旭利做了無罪辯護,辯護理由是沒有證據證明李旭利利用了未公開信息,其主觀上也不可能利用這個信息,就不構成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罪。

作為支撐,段厚省指出,李旭利是基于自己的專業判斷做出購買股票的決定。在他看來,如果李旭利利用未公開信息為自己牟利,沒有理由不在4月21日基金公司大量賣出之前將自己手中的股票先行賣出,而一直等到6月賣出。

對于段厚省的辯護意見,公訴人強調,只要利用了未公開信息進行一次買入或者賣出的交易,就構成了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罪,不一定要有買入和賣出的完整過程。

在最后陳述時,李旭利表示,從常理來講,不太可能用工行、建行等股票來做“老鼠倉”,在他離開基金公司之前的2009年4月21日,基金大規模賣出了工行、建行股票。“我其實不知道買了工行、建行股票,否則的話,按照正常的邏輯會賣出的。”

對于辯護律師和被告人提到工行、建行是大盤股,不可能做“老鼠倉”的意見,在公訴人看來,這個邏輯是荒謬的。“如果按照這個邏輯,大盤股有100只,那是不是意味著基金從業人員可以對這100只股票進行隨意地操作、可以隨意地虛假陳述、可以隨意地利用信息優勢來購買,因為大盤股是不可能做"老鼠倉"的。”

授權交易額度存爭議

審判長在最后總結中指出,控辯雙方的爭議焦點有三個方面。除了李旭利是否指令李智君買入公訴書指控的一千多萬股涉案股票、李旭利是基于自己的專業分析用自己控制的賬戶買賣這些股票,還是利用職務之便所掌握的公募基金建倉信息來買賣股票的決定這兩個焦點之外,第三個爭議焦點是本案的違法所得如何舉證。

正是在第三個爭議焦點上,李旭利在上午庭審中的陳述被公訴人認為有當庭翻供的情節。在上午公訴書宣讀完后,審判長讓被告人對公訴指控的內容陳述時,李旭利表示,他打電話指令李智君購買的數量只是兩三百萬股,而不是像公訴書上表述的購買一千多萬股。

公訴人對此認為李旭利屬于當庭翻供,因為李旭利在公安機關大部分的供述和親筆供詞中,都提到是讓李智君代為購買工行和建行的股票,配置的比例由李智君自己決定,也就是全權委托。而在公安后期的筆錄和法庭上,李旭利給李智君設定了一個兩三百萬股的范圍,變成了部分授權。

公訴人在辯論時指出,李旭利實際上是全權委托讓李智君來購買工行和建行的股票,“李旭利所謂的兩三百萬股部分委托完全是一種避重就輕的解釋。”

不過,在庭審后,兩位辯護律師都向記者表示,李旭利并沒有翻供,只是口供前后有不一致的地方,“這很正常。”

在庭審中,朱有彬認為,本案認定的犯罪數額只能是兩三百萬股,而不是公訴書中所指出的一千多萬股。

對于辯護律師問到是否有逃匿行為時,李旭利在答辯時和最后陳述中都提及,由于程序上的問題以及大家相互之間的誤會,讓他失去了投案自首的機會。

基金從業者將更自律

李旭利在庭審最后陳述中還表示,“在這個事情里,確實不能說我是無辜的,但我確實沒有主觀的惡意,因為如果有這樣一個主觀惡意的話,我有很多別的機會,而且作為一家大型基金公司的投研總監,我有太多太多的機會、太多太多的渠道。”

在對本案總結時,公訴人也特別提道,李旭利案的審理對基金從業人員和監管部門都敲響了警鐘,“如何加強自律和監管,既是一個多管齊下常抓不懈的課題,也是一個值得不斷探索和實踐的問題。”

對于李旭利違法行為的危害性,公訴人指出,首先是對市場參與者的危害,損害了所有投資者的利益。此外,李旭利的行為還損害了基金公司和基金行業的利益。

在6月12日晚上,記者在采訪上海一些基金從業人員時,他們在感嘆李旭利一案的同時,也希望“這是最后一個"老鼠倉"”。在他們看來,違法違規成本大幅提高將會讓基金從業者重視自律。

自2008年4月,證監會開出“老鼠倉”處罰的第一單,上投摩根的唐建、南方基金的王黎敏分別被沒收兩人違法所得,各處罰款50萬元,并被取消了基金從業資格。此后,又先后有張野、涂強、韓剛、劉海、黃林、許春茂和李旭利倒在了“老鼠倉”上。

原證監會基金監管部副主任洪磊曾在5月11日撰文指出,“老鼠倉”影響公眾信任問題,刑法修正案出臺后“老鼠倉”行為已受到遏制,以后會有更好的機制出來,希望更多的職業經理人不要追求眼前的蠅頭小利,而要關注長遠的利益。

推薦閱讀

交銀藍籌基金基金凈值處于高位...

交銀藍籌基金是交銀施羅德基金管理公司旗下的一只股票型基金,基金管理人是交銀施羅德...

交銀藍籌基金怎么樣

交銀藍籌基金全稱是交銀施羅德藍籌股票證券投資基金,是交銀施羅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旗...

27股多基金大比例持有八成業...

資金策市MoneyFlow二季度末,83只基金持有單一股票的市值超過了其凈值的9...

30日網上熱點酷評:勝景山河...

“扶貧線”大幅上調超國際標準29日召開的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決定,將農民人均純收...

65位基金經理“一拖多”

最大相差13.70%5對“一拖多”基金業績差異超5%紅線基金經理“一拖多”現象在...
各國貨幣融資租賃貴金屬證券公司期權交易貸款知識期貨公司金融知識銀行理財產品銀行網點信用卡信托產品
  • 熱線電話(服務時間 09 : 00 - 21 : 00 )
  • 400-680-8888
  • 關注我們
Copyright ? 2015 你我貸(www.nyixcy.live) 網上投資理財 版權所有;杜絕借款犯罪,倡導合法借貸,信守借款合約
關注你我貸官方微信
排列五走势图综合版 学生党适合怎么赚钱百度贴吧 博悦彩票苹果 gk体球即时比分 四川快乐12 下什么app可以赚钱的软件哪个好 北单比分三串一中奖单 怎么在工作时间赚钱 188足彩比分直播 体球网即时赔率 股票肯定能赚钱吗 青海11选5 刮刮乐游戏赚钱的软件 金满贯彩票群 街机捕鱼游戏 体球网即时比分足 东北麻将玩法叫什么